莫寒笙

也青。一人AI设

今天阳光不错。细碎阳光轻巧约上窗棂挤入翠绿绿叶,留下一地零碎微光。王也躺在道观的床上,刚给家里人打完电话,正欲站起来倒杯茶水,耳朵边儿忽然出来个人声。

“哟,日子过得不错啊?”

王也被吓得一踉跄,他左看右看也没发现屋里有别人,再仔细分辨一下,才发现手机屏幕闪着光。王也把小小一个手机放在手心里上下左右翻来覆去的看,也没看出个名堂来。王也挠挠头,难道太无聊了出了幻听了?过几天下山去医院看两眼得了。他刚把手机放下,就听见手机里又出了声人声。

“哎,刚看一眼就放下啊?不和我聊一下?”

——“您哪位啊?”

王也下意识反问了一句,他有点傻眼了。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了吗,连手机都能和人唠嗑?他把手机平放在手心儿里,顺手拿个耳机插稳了,盘腿坐床上研究这手机。

“我是一个普通的人工智能而已,名字的话……你可以叫我阿青。”

这什么名字,跟拍白蛇传似的。王也暗自腹诽了一番,单手摩挲着下巴目不转睛盯着眼前书架,任凭耳侧完全不像人工智能声音的男音絮絮叨叨。随即,一个姓氏福至心灵的脱口而出。

——“诸葛。”

“啊?”

——“你就姓诸葛吧,有个姓也算有个依托。我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?”

“当然知道了,王也对吧。”

之后是一阵冗长的沉默,这次轮到诸葛青不说话了。诸葛青检索了程序库里所有的文件,也没能找出如何回答王也刚才那句话。王也抬手抻了个懒腰,诸葛青忽的再次开口。

“王也先生……”

一听“先生”二字,王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平时在道观里待习惯了,下山一般也就是去看看熟人,很久没人用“先生”这样克制有礼的叫法称呼他了。也不管那AI能不能看到,他连忙摆摆手。

“直接叫我王也就好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卡在这儿了。……等有脑洞就续写(……)
我感觉我能战斗续行好就(……)

看了会儿网上大佬总结的北京高考作文题瞎写的……。ooc属于我靓丽人物属于你们(……)

“我也出去吧,当个行者,看看自己到底几斤几两。”

王也走过了无数的名山,趟过无数条河流,看了无数的悲欢离合。他仍在思索,当时打乱了那位少年原本辉煌人生的举动,真的是正确的吗?逆天改命,付出代价肯定是必要的。但那代价,也不应由他来承担才对。诸葛青在苦苦挣扎,王也陪伴他走到现在。他仿佛能够看到诸葛青在心魔中苦苦挣扎的模样,那少年褪去了狐狸的皮毛,露出了曾经被他藏的密不透风的、黑暗的、隐秘的想法,他在为此痛苦。王也深知一切,可是他不知道应该怎样才能消弭少年心中的痛苦与挣扎。

于是他选择逃去远方,回避这个问题。风吻过青翠小草,冰凉溪水冲刷岩石泠泠作响。王也踏过草丛时,一团白色的柔软的小生物忽然从草丛中钻出。毛绒绒的尾巴蹭过他裸露在外的脚踝,王也的心尖儿一颤。俯身凑近了一看,才发现那是只通身雪白的小狐狸。它的鼻尖湿漉漉的,应该是刚蹭过清晨树叶上的晨露。它毫不怕生,棕色的眼睛直直的凝视着王也,里面仿佛蕴着灵气。王也刚一对上那双眸子,脑海中便浮现出了那个少年的模样。和狐狸一样,比谁都奸诈,也比谁都懂得隐藏自己的心情的少年。王也忽的感到心脏微微抽痛,他粗略的抚了抚狐狸头顶柔软绒毛,抬头看向天空低声呢喃。

“……回去看看也挺好的。”

他握紧手机,指甲尖在屏幕上划了三圈儿,犹豫半晌,指腹轻触了一下那个号码,播了出去。在王也决定云游四方时,他看到了那双总是眯缝着的眼睛顿时睁开,露出了浅灰色的瞳与其中的讶异和一些说不清的情愫。王也顿时感到了罪恶感,破坏他本应完美的人生后,还站在他面前装作英雄,最后诱使他产生这种心情的自己,哪里还有资格被称为修道者?所以他选择了逃避。王也怀揣着胸口那只七上八下胡乱蹦哒的狐狸,等待电话那端的人接通电话。但最终,只有冰冷的机械女音做了应答。

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,请查证后再拨……”

胸口的狐狸瞬间便失去了生气。脚下的白色狐狸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王也的脚踝,忽然转身钻回了草丛。王也举着电话的手垂了下来。

他没来由的感觉,岁月的锉刀磨平了他身边的一切,却唯独未能将他心口那块柔软的凸起磨平。他的指尖在屏幕上敲敲打打,最终留下了三个字。

——我爱你。
他停顿了一下,又将那三个字删去,随意的把手机放回口袋里,抻了个懒腰。

“走咯,去个僻静地儿好好歇着去了。”
任凭时代如何变迁,心底的遗憾都未能被时光冲走。
我还欠你三个字,诸葛青。